您的位置 : 首頁 > 小說庫 > 歷史 >

全部歷史小說

  • 驚世強嫁妃
    驚世強嫁妃

    作者:佚名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皇宮里,皇上還在御書房批奏,突然,御書房的門被撞開。看到龍耀軒進來,皇上不禁苦笑,這個皇宮,也就他敢這樣肆無忌憚的來回闖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美婢在下:霸君要不夠
    美婢在下:霸君要不夠

    作者:于墨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紅燈高掛,大紅剪紙貼滿整個后宮,無處不在宣泄著這種喜氣洋洋的氣氛。為了皇帝這大喜日子,不論是后宮還朝野,誰不是急忙的張羅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棄婦重生:神醫嫡女
    棄婦重生:神醫嫡女

    作者:聞人陵香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最后不知是何人拍了拍手掌,眾人方才醒悟,看向獨孤伽?的眼神中充滿了敬佩,原本以為獨孤伽?不過是一個江湖草莽般的人物的京城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丞相家的小娘子
    丞相家的小娘子

    作者:慕辭小公舉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一場飯,吃的賓客盡歡。下午的時候,又聊了會,才準備離開。送兩人上了馬車,王英花站在顧雷霆身邊笑道:“老爺,這下你應該放下心了吧,傾之自從嫁人后,好像成熟不少,說話做事都比以前懂事了,而且,我看那位丞相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盜心記:別喊捉賊
    盜心記:別喊捉賊

    作者:臭腳丫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姽婳在客棧之中等了許久還是沒有等來簡潔的消息,卻等來了另外一個消息——她所有的姐妹,都將于明日正午,在城門口處斬。一開始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御用女廚:農場修仙記
    御用女廚:農場修仙記

    作者:寂寞春日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“沒了?”穆十臉色都扭曲了,看著空空如也的碗眼都直了。“味道真不錯,穆一也太過分了居然一個人吃獨食都不叫我們。”穆十一意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田園福妻
    田園福妻

    作者:沫離分類:歷史 連載中

    娘啊,剛才那是啥?該,該不會是……正想著,那道白影瞬間又從夏小麥的右邊快速串了過去,頓時一陣陰風沖著夏小麥迎面撲來。頓時夏小麥整個人都不好了,一張臉被嚇得慘敗,正準備喊一聲劉星辰,忽然一個不知道是什么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雙生,孽海花
    雙生,孽海花

    作者:文戈.分類:歷史 連載中

    “孩子,你起來。”母親蹲在她身邊,與她說話。林嬈痛哭失聲:“你們不要帶走她,要不然我就沒有娘了,沒有娘了……”母親輕拍她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盛世風華之嫡女歸來
    盛世風華之嫡女歸來

    作者:星楓淺分類:歷史 連載中

    落星辰搖搖頭,現在還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當務之急,還是要先查清楚換藥一事。不過,在這之前要整整落櫻然才行。到了下午,落櫻然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娘子要致富
    娘子要致富

    作者:賣火柴的小紅帽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蘇王氏一聽她是人不是鬼,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,但眼里仍是掩藏不住的慌亂,語氣卻是變得硬了不少:“找……找什么?我們只是……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山河策:重生之侯門嫡女
    山河策:重生之侯門嫡女

    作者:木蕭蕭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次日,林雪盈帶著兩位姐姐去往公主府。松鶴堂里,王氏臉色鐵青:“老夫人不是我說,兒媳之前就說了雪盈留在家里不合適,如今京城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鳳逆天下之庶女有恨
    鳳逆天下之庶女有恨

    作者:澹云分類:歷史 連載中

    “你!你好歹毒的心腸啊!我,我要殺了你!”高嬤嬤本來病懨懨的歪坐在柴垛邊,被姚莫婉這么一氣,應是掙扎著站了起來,伸手就往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將軍的小花兮事
    將軍的小花兮事

    作者:夏木槐嬙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這時候,張霧身旁的一個小人,正提心吊膽的說一聲:“老……老大……咱們連那五花大綁加個麻袋的公主什么樣都沒看仔細,你怎么能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歌落浮華
    歌落浮華

    作者:狼尾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已經快到午時,宋桃這才睡眼惺忪的醒來。昨夜好端端的竟然開始失眠,天色擦亮時才迷糊的睡去。簡單的梳洗完,宋桃來到后院打算去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棋子落:鴿臨池上
    棋子落:鴿臨池上

    作者:卿離懷憶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只見段池尚把蛇拿起來架到火上。“你這是干什么?”“烤肉吃。”段池尚風淡云輕的說。我大驚,吃……吃蛇肉?!雖然聽說過蛇肉可

    小說詳情
  • 丞相家的小娘子
    丞相家的小娘子

    作者:慕辭小公舉分類:歷史 已完結

    趙弘文跟在后面,瞧著有趣,剛想說點什么,白修然一個眼神就使了過來,他嘆了一口氣,還是看戲算了。“姑娘是對著誰都以身相許嗎?”白修然松開手說道。顧傾之瞧著他,聽著這語氣,貌似在嘲諷她,哎,戲文上不是老寫

    小說詳情
斯诺克无锡精英赛